当前位置: 主页 > 比特币 > 比特币资讯 >

惊惶徐明星:当他不再只属于币圈



  不为人知的是,徐明星在数字货币上赚了钱,然而他其实并不满足于此,几年间,徐明星也有很多其它领域的尝试,最近还把触手伸向了新三板,控股了新三板公司华证联。
 

  从江苏农村走出的币圈大佬徐明星,近日似乎多了焦虑和恐惧。这样的恐惧2017年徐明星曾有过切身体会:在政府关闭交易所时,徐明星等交易所的核心人员曾被要求禁止离京。

  随着币圈大佬被边控的消息被坐实,徐明星发出了 “随时准备上交国家”的言论。

  多年来,徐明星囿于行业可能面临监管的风险,在赚钱的欲望和“原罪”的恐惧感中,徐明星“随时准备上交国家”这样的大义凛然,似乎更像是恐惧占了上风。

  不为人知的是,徐明星在数字货币上赚了钱,然而他其实并不满足于此,几年间,徐明星也有很多其它领域的尝试,最近还把触手伸向了新三板,控股了新三板公司华证联。

  彼时,无人看好比特币,徐明星曾这样感谢认可他的A轮投资人:“风投用他的钱冒这个风险,我们愿意用我们的青春冒这个风险。” 而如今的徐明星还是过去的徐明星吗?

  和其他出身草莽的币圈名人不同,徐明星背后可见的大佬就包括史玉柱、雷军,还有曾经的“公募一哥”王亚伟。

  徐明星和他的资本版图

  贪婪和恐惧在竞赛

  面对竞争对手以及新晋者币安的光速发展,徐明星充满了警惕和恐惧;但他更担心的事情还是监管,那份恐惧始终不散。

  “两会”期间,徐明星在员工群里的一句“未来随时准备捐给国家”引起市场哗然,在徐明星表态之后,OK投资人蔡文胜称支持徐明星老板的决定。

  人民币业务停止,币安、火币被墙,如果说不顺的用户体验影响到投资者对交易所的选择,那对于OK来说,“随时准备上交国家”是否更像是一场成功的公关和推广。

  最先拥抱监管,最先抢占先机和中国用户。

  另一方面,从行业竞争的角度来看,如果OK的发展速度已经不及往昔,与其担心被赶超,不如最快抱上监管“大腿”,求得未来长远的稳定和行业地位。再或者,如果OK主动求得监管,同属一个行业的其它竞争对手也都别想“跑”。

  徐明星或许希望以监管来解决内心多年的困局和恐惧,哪怕是挨上一刀。单纯从行业竞争上来讲,OK的前景光明吗?

  然而监管是否能解决未来长期发展的问题,始终是未知。

  此外,还有人认为徐明星这样的言论是一场作秀和反逻辑。春节前OK的态度更是倾向于:既然监管已经停止了人民币业务,那就主攻海外,丝毫没有任何贴近监管的倾向。

  而短时间内态度的变化和差异或也呈现了徐明星内心的困扰。

  这也是徐明星在去年国内交易平台被取缔后采取的措施,OKcoin的注册地址目前在香港;OKEX则注册在境外。在这场对于金钱的追求和对监管的恐惧的竞赛中,显然,前者占了上风。    

  OKCoin称,OKEx业务一直就由海外国际团队负责,徐明星负责OK区块链技术OKChain的研发和应用。目前OKEx CEO为李书沸。

  此时,OK加快了发展海外法币业务和纯币业务。

  观其言,察其行,从徐明星所做的来看,其更喜欢“刀尖上起舞”。

  危险的“前任”币安

  在徐明星担忧监管时,还需要面临“前任”带来的压力。

  3月10日,有名为Sylvian的作者发布文章称,通过公开数据分析,目前全球交易量第一的OKEx交易所存在交易量造假的行为,93%的交易额为虚假交易。火币和币安也同样存在同样的问题,前者81.8%的交易量为造假,币安的造假量则达到70%。

  李笑来在该文章下点赞,币安CEO赵长鹏则在Twitter上转发并评论称该文章是“非常好的深度分析”。

  赵长鹏,就是徐明星那位“危险的前任”。

  事实上,早在几年前离开OK时,赵长鹏就指责前东家交易量造假,并被指出开发了大量做市机器人制造虚假信息。

  赵长鹏认为币安是超过OK的交易所。

  2014年6月赵长鹏加入OKCoin时,CEO徐明星、何一和赵长鹏被称为“币圈铁三角”。

  2014年11月,徐明星在一个论坛上,以赵长鹏和何一的加入为例,证明公司“组建了顶尖的团队”。

  话音未落,徐明星就和赵长鹏反目,赵长鹏随即离开了OK。

  2015年12月,曾经拉赵长鹏加入OK的何一也离开币圈进入直播行业,加入一下科技(也就是秒拍、小咖秀、一直播的母公司)。

  2017年7月,赵长鹏联合一群数字货币爱好者创建币安平台。同时币安发行了自己的货币“币安币(BNB)”。

【版权声明】该文章由本站整理于网络的相关信息,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资讯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