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整个数字加密货币交易市场中,前 20 家头部交易所已经将 90% 的利润收入囊中,剩下还有上万家小交易所去瓜分剩余的 10% 利润。据统计,目前全球数字加密货币行业中有超过 1.2 万家交易所,每天还有多家新的交易所出现,他们能赚到钱吗?

答案是有一部分赚到钱了,剩余的大部分都在烧投资人的钱。更有甚者在发现已经无法扭转亏损的态势之后,开始了令人发指的「收割」无辜投资者的行为,还有交易所直接卷款跑路。


过去3个月,一些交易所案例的出现,交易所的格局发生了重大变化,再加上市场下行严重,如今交易所市场的实际情况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糟糕。


开个交易所,真的太赚钱了


在区块链数字资产交易生态中,一共有三种角色:发起一个区块链项目的项目方,购买项目方代币的投资者,以及搭起项目方和投资者桥梁、为投资者提供交易场地的数字加密货币交易所。


数字加密货币交易所的运营模式与我们认知中的交易所基本上没有区别,手续费是其收入的主要来源。交易所面对使用其平台交易场地进行交易的投资者收取交易手续费,同时对于资金的流出(提币),也会收取一定比例的费用。


以火币 Pro 和币安交易所为例,用户的每笔交易都需要支付总金额 0.2% 的费用作为手续费,币安则收取 0.05% 的手续费,绝大部分交易所的收费都在 0.05-0.2% 之间。


根据国外财经网站 Howmuch 的数据统计,今年鼎盛时期,币安每天可以通过收取手续费获得 348 万美元的收入,而当时的第二名 Upbit 可以获得 342 万美元的收入,火币 Pro 则可以获得 229 万美元的手续费收入。


虽然每日的收入看起来不多,但是我们将这个数字换算成年收入,你就能明白这到底是多少钱了:币安一年有 12.7 亿美元,Upbit 一年有 12.4 亿美元,火币一年有 8.3 亿美元的收入。


而 8 月 17 日上交所成交 1176 亿人民币交易额,按照双向手续费0.00487% 来计算,上交所这一天的手续费收入为 1146 万人民币,远低于上面提到的任何一家交易所。


当然实际上不能这么计算,因为数字货币交易所有很多玩法,在交易的时候会产生大量的折扣手续费,不少交易所还会为项目方提供免手续费账户,交易所的手续费收入并不能单纯地按照交易所的交易量来进行计算。


而交易所在行业内所处的特殊位置也为其带来了其他盈利方式,项目方在交易所上币需缴纳一定的费用,通过投资也可获得收入。


作为连接投资者和项目方的桥梁,交易所会对在其交易所进行上架的项目进行审核。在传统证券交易所中,交易所以及承销商、律师事务所、会计事务所会对企业收取一定的费用,港交所挂牌上市融资的承销费用在 2.5-3% 之间,大陆A股的发行费用则在 3-5% 之间。但是这个费用比例到了数字货币交易所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以币安的上币费用为例,虽然创始人赵长鹏并没有透露具体的上币费用,称「项目方自己报价后再根据项目评审来确定价格是否合理」,外界传言币安今年年初的上币费用在 1000-3000 万人民币之间。


根据交易所的交易深度和用户数量,每个交易所的上币费用各有不同,老牌量大的交易所,从保护投资者和交易所自身的角度出发,需要项目方缴纳巨额的上币费作为保证金,如数千万人民币;而小型的交易所则适当收费或者不收费来换取更多交易对,以满足投资者的投资需求,少的只需要 200 个 ETH,多的也只需要 500 个 ETH 就可以实现上币。


另外区块链行业的基本公司架构都是成立基金会,再将资金进行配比使用,所有的交易所背后都有一只基金,他们也希望可以参与到区块链项目的投资里。排名前 20 的交易所全部都有自己的基金,这些基金会对区块链项目进行投资,他们可以以更低的折扣拿到项目的 Token,然后在交易过程中将低价的 Token 出售获利。


手续费,上币费,基金投资获益,交易所的赚钱逻辑就是这么简单。再加上币安这样的交易所,可以在短时间内登上前三名的宝座,让不少创业者觉得投资交易所是一件轻松简单而且稳赚不赔的创业生意。


新型交易所大量出现